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ds视讯 > 分区存取法 >

静观 奇境缘之空山

发布时间:2019-06-29 21:2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85年,被摄影界传为神话的美国摄影家安塞尔 · 亚当斯成功地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展览,也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展出原作的西方大师级人物,人们在赞叹声中领略到了曝光分区控制法的魅力,而当时年少懵懂的我并不曾想过这位大师于我未来人生中的意义。1995年,我留学来到了美国西海岸旧金山,同年第一次来到了著名的优胜美地国家森林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当我走进安塞尔 · 亚当斯画廊(Ansel Adams Gallery)的那一刻起,艺术风光摄影承载起了我的梦和理想。在经历了十年夜以继日的学习与练习后,2005年我辞去了美国的工作回到中国,成为一名独立职业摄影师,开始踏上自己对于摄影艺术的追求之路。

  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回到中国做摄影?作为一名独立摄影师,当他需要完成自我表达时离不开本身成长的文化环境与背景,这也更能体现在艺术风光摄影中,生活经历里所有传统地域文化的积淀都会渗透在我们的思维当中,并潜移默化的表现在创作的各个环节。在多年的摄影实践中,我使用的拍摄技巧风格深受亚当斯影响,力争构图精致精准、光影表现完美细腻,追求对作品摄影语言的充分把握。其中让摄影技术方法实现本土化成为了自己艺术思考的重要课题,这需要我更多地对民族文化的艺术形式和运用进行深入学习掌握,最终才有可能实现具有传统文化审美特质的作品。一幅成功的影像应当具备作为艺术作品的元素,同时还能够从中看到它给人们带来只有通过摄影才能感受到的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在创作中诠释对自然万物的个人文化理解,正如我始终相信风光天地间可以产生许多讲述故事的视角,每条江河、每条山脉都有着它们在自然中的角色,对这种自然性格的表达传递也是成为艺术风光流派的原动力。回溯我们由古至今的山水文化,更能领悟到古人将自己的精神思想和存在价值与自然景物紧紧联系起来的意义。

  《奇境缘之空山》是我在2007年确定的创作主题。经过了十多年的创作,让我对于东方美学有了更多的理解与认知。通过风光作品实现强烈的时代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表达者对艺术流派、山水文化深入地学习并掌握,才可以更好地实践实施。与绘画相同,山水画与人物画相比会稍显被动,因为叙事主体本身并不主动传递任何信息,完全看创作者如何把握,也就是古人说的“师造化,得心源”—“造化”意指自然万物,“师”乃学习,“心源”即对自然万物的理解。

  在系列作品拍摄的同时,我通过文字对创作总结心得,不断提炼宗旨要领,以更加清晰自己所要的表达方法。以下附上个人系列作品的创作艺术畅想《远途 · 清寂》:

  青山崖壁探出的栈道上空无人迹,驻足眺望远近山峦,层层叠叠,云翻峰涌,大千气象。行至阳光明媚处,放下了相机舒舒展展的仰卧在了栈道上,蓝天白云为盖,峡谷远山为床,就躺在了天地中间。仿似此刻云呀风呀树呀飞鸟昆虫都停驻屏息,就让我飘在了空中。清风吹过,懒劲就上来了,再不想挪动,就这样闭着眼睡一会儿。

  是的,就是家。我在冷漠的自然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故园和归宿,此为自然的人化,是投身山水间的一种方式。行于山道上,仿佛越走越长,其中的静谧也越来越纯。山间的石阶偶显突兀,但墨绿的青苔和足印的磨砺已经使其融化成为自然山水的坚实路基。无数古今远去的双足,一代代人登攀的虔诚,使山路连接,踩踏得坚实。在心底的山水已经不再是冰冷无温,已幻化成了和我血脉相通触碰如肌的恋人。

  若据赏山水一事,意在存于悠长文化的熏染将人与自然的隔膜消弭,把光影逗引进来,在心中构架安放一些景物,再安然坐下来享受,这一切让人浑身了无挂碍,也变得轻松惬意。山水万物,实为唤醒生命的所在,一线天地,两棵盘松,几处绿意,生命就此活泼跳动。看看天的高远与蔚蓝,听听虫鸟的鸣叫,闻闻枝叶的芬芳, 就感受到了清寂与自由。

  “诸般人生况味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就是异乡体验与故乡意识的深刻交糅,漂泊欲念与回归意识的相辅相成。”人与自然的每每初次相遇,即为艺术原始神秘感的由来。孤舟单骑,有些路注定只能独自一人来行走,哪怕最初与人相伴也终有离散之时,唯与高山流水对晤,循环于岁月间。

  生活中大家在欣赏艺术作品的时候,都希望能透过作品看到表象以外更多的内容。摄影对于观者可以仅仅是画中成像,而更多也是意在影像之外。所以,摄影的“边界”也就更加成为了需要长时间去探索思考的课题。所谓“边界”是取景框,世景无限,如何截取其中有限的部分,既呈现“世界观和文化归属”又能隐含文化传承的意义?欧洲古典绘画“窗景”式视觉经验,使用的摄影方式如同猎取,临门一击有着日常的“永驻性”,但仍属于世界的“局部”,它的全局却在“边界”之外。《奇境缘之空山》系列作品是我对展现“中得心源”的古老经验和“外师造化”的探讨研习,其中的难度,是物理世界与精神境界转化的问题—“边界”内即完整世界,内在的深层思考即看山不是山。这是中国美学的妙处,就像我们看到的作品,是诗、是画、是禅、是古,偏偏不是摄影,因为这些山形树意已经“脱相”,成为冥想中的“意象”。

  艺术和科学实现了今天我们眼前的世界,艺术不断拓展人类的视觉与思维的边际,科学实现着时空距离的变化。而摄影完美地结合了艺术和科学,让我们可以把真实的世界从物理时空中抽离出来并在永恒的艺术时空中呈现给人们。每个成功的影像不仅让我们记住过去,看到今天,更展示了未来和永恒。《奇境缘》系列已成为我一生延续创作的主题,而完成体现未来作品的时代性会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其中不仅仅是学习相机熟知器材与技巧成为一个高端匠人,更多的是需要自己对艺术以至民族文化追踪中进行更深更广地学习与思考,通过摄影本身可以在哲学层面得到启迪,并成为收获生活逻辑的依据和技术方法的重要途径。

  董冬(绍剑),1974年出生,成长于北京,九十年代赴美西北理工大学深造,2001年获得电脑科学硕士学位,2001-2006年在美国加州硅谷担任数据工程师工作。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开始拿起相机,用摄影来记录自然之美。2005年,他创办了“绍剑影像工作室”,次年回国成为自由摄影人,并专注于数码影像的后期处理输出。2007年后他多次举办摄影展,并在国内外摄影比赛中多次获奖,其作品及专业文章常发表于国内主流媒体,且被软件公司和多种杂志广告选用。

http://isttp.com/fenqucunqufa/55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